C柚橙

刁民

但为君故

二十一,爆破(1)



“如果车子在拱形坡上快到一定程度,那么会因为向心力不足而跑得飞起来,”苏万从后座窜到了副驾驶座,“所以师父,你开车能不能对得起牛苹果?”
“你过来干嘛?”
“怕自己在后面撞死了都不知道,到前面来让你体会下什么叫做血溅当场。”苏万边说着边迅速拉过安全带,“说真的你考过驾照吗?”

黑瞎子嗤笑一声,从方向盘上松了只手,朝座位底下探去,“现在的小孩就是形式主义,有没驾照就跟有没手纸是一样的,屎感来了你不照样上?活人能叫尿憋死?”

苏万想了想,觉得这话翻译成人话就是:老子开车这是临危受命,不说是缺驾照,就是有一天你缺胳膊少腿了,时候到了你照样得想办法顶上。
眼疾人士自学开车悟大道,我师父果真身残志坚。苏万象征性的鼓了鼓掌,想问那人有没考虑参选感动中国之类的,就见黑瞎子抛过来一盒东西。
他定睛一看后顿时蒙逼了,“durex?!”
“跟你吴老板说,不用谢我。”黑瞎子笑了笑,从裤兜里掏出根烟点燃道。
“……不是!你等等!这……这目的单纯吗?”苏万显得有点语无伦次。
“怎么不单纯?要么装枪要么装子弹,男人嘛,你懂的。”
枪?子弹?苏万看了看那盒子,最终说道,“哈哈哈……我懂我懂,我秒懂……”


手机震动了一下,苏万点开来便看见条短信:转盘密码。
他回头透过车尾的挡风玻璃望去,就见后面那辆车上黎簇半死不活的趴在一旁,像是睡着了。

“哥儿们,干嘛呢?”霍道夫朝副驾驶座看了一眼问道。
“没看见这玩手机吗?”黎簇迅速转换了手机页面又道,“你有事bb无事退朝。”
霍道夫忽然伸手按住了黎簇后颈,“你说……你以前给小佛爷办事,这怎么突然想反水了?”
黎簇心中一惊,他摆了摆手道,“瞧这话说的,这些天我都想明白了,他那没钱赚我就要来这换换风水。古潼京那地我熟,你们跟我走错不了。”
说罢,黎簇朝旁边瞄了一眼,见那人点头瞬间松了口气。果然棍棒底下出影帝,如果老子不是实力派,早他妈不知道被我爸抽死多少次了。


他往后座看去,竟发现几架潜水枪!这些人带潜水枪去沙漠?难道是准备潜沙?
他觉得这群人知道的一定不必自己少,或许还多么点。也就是说,现在的局势对于自己是大不利的,他需要以一种模棱两可的方式去试探这群人的底线,于是他问道,“沙海下面有水?”
沙海下面的确有水,比如说海子,这是一般人会想到的。但局中人想到的绝不止这个,比如青铜门后的护城河。
“是啊,底下有条河,”霍道夫静默了一会又道,“但那里……邪气很重。几个星期前我们派下去了一拨人,据说他们见到了艘鬼船,而且但凡是上了船的几乎都死了。虽然后来几个命大的从地下爬出来,但最终还是被带出来的东西咬死了。”
“他们带出了什么?”
“人头。”
“……人头!!”黎簇不可思议的看了那人一眼。
“准确来说,那还是些老九门前辈的头。” 霍道夫的脸沉了下去,整个人显得阴仄仄的,“当时我们希望让他们落叶归根,就把他们浸在了福尔马林里面想带回去。当晚……当晚他们人头的头发就开始疯长,从那些容器里面爬出来吃人……”
霍道夫点了烟,猛吸几口后平静道,“你不知道老九门曾经发生了什么,所以有些东西我没法跟你解释。但那晚所有人都闻到了一种香味——禁婆的香味。当时我就知道他们都尸化了。尸化这现象曾秘密的发生过一次,就在格尔木的疗养院里。”
“后来,我通过一些方式取得了当年疗养院的照片。”他偏头看了黎簇一眼继续道,“其中一个叫齐羽的,跟你吴老板简直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看着那人的冰凉的眼神,黎簇忽然打了个冷颤,“看来那艘鬼船跟当年的疗养院有着密切的关系,你们带潜水装备就是为了下去找它?”
“它不必找,它一直都被拴在那。”霍道夫最后掐灭了烟屁股道,“在那附近有块转盘,当密码转入到里头的时候,船,就活了。”
“活了?难道它是黑山老妖?!”黎簇不明所以道。忽然,手机一震,他翻了翻短信就看到苏万发来一组数字——02200059
这就是转盘密码?!日狗了,什么叫做众里寻他千百度啊!
“那你们知道密码不?”黎簇问道。
“这不必须的吗?”霍道夫笑道,“当时老汪他们把鬼玺拿回来后就用硫酸融了……”
融了!!老子他妈就算今后卖身都赔不起了你造不?!黎簇此刻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,但他只能捂着脸佯装淡定。
“……我们发现里面的玉石材质不同就立即停手了,意料之中,里头有一份地图。”
“然而你们融了鬼玉玺那怎么开门?”
“由于终极的问题门已经打开了。是不是听不懂?没关系,我也听不懂。汪家那边知会的你知道就好。”
黎簇看了那人一眼,“你知道终极?”
“一点点吧。毕竟我们跟汪家合作,知道多少都不算过分。”霍道夫想了想又道,“汪家人一直希望把一个秘密公诸于世,而这个秘密如同噩梦一般折磨着老九门一辈又一辈的人。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,如果是你,你想知道这个秘密吗?”
“在一切的开始,我想大多数人无所谓知不知道。然而现在世道变了,就好比你被人凭空打了几巴掌,整得要死要活,你不可能就这么算了,你会恶狠狠的想找出造成这一切的根源,你会越来越渴望知道这个秘密。”没等黎簇开口,霍道夫继续道,“然而张家不一样,他们是这一切的发起者,他们知道的往往是很核心的东西,但他们致力于掩盖真相,也就致使了自己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
“所以说,张家在各方面的压力下,崩溃是迟早的事对吧?”这是黎簇最后得出的结论。
“明眼人都看得出。”霍道夫叹了口气,“所以我就奇了怪了,你说小佛爷在这种时候拉一把张家,到底打的是什么牌?”
黎簇听到这就笑了,人间自有真情在,如果那人不姓张他巴不得去补一脚呢。




之后的几天大抵如流水账般,顺风顺水,顺着硝烟般的尾气。当一行人抵达古潼京时,天已经煞黑了。
“往前一公里,看到离人悲的地界没?”黎簇戴着对讲机拿着望远镜,爬上一辆底盘较高的车顶。
“对,就是旁边那个位置……你们……”不等黎簇把话说完,对讲机中就传来“嗞嗞”的声音,“怎么回事?信号中断了?”
苏万看了看远空,转头向黎簇道,“老朽夜观天象,忽觉惊雷暗涌,想必是有仙家在渡劫啊!”
“他妈说人话!”
“要下雨了,雷电会影响信号。”苏万向一旁的霍道夫问道,“你们还要继续打洞不?”
霍道夫点了点头,随后便看见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千万尺的高空直劈而下,那一瞬间,白光肆意在整块夜空,有雷声在云海后翻滚,由远及近,最后在每一个人耳边炸开。
雨下来了,如倾盆直坠砸落到晒了一天的白沙上,刹那间腾起一片雾气。
与此同时,苏万“啪”的一声撑开了把小洋伞。
“老天没眼啊!怎么没劈死你这个变态!”黎簇看着那把花哨的小洋伞怒道。随后他只觉一阵火辣辣的烧灼感在皮肤上滚过。
我操!又是酸雨!!
他硬把自己挤进了苏万伞下,透过朦胧的雨汽,他看见一行人如鼠蹿般逃回来。
“所有人回车上去!带上装备!带上……”霍道夫吼到一半被黑瞎子劫住了。
“继续打洞。”黑瞎子扣上帽子,指了指方圆几百米的沙地向那人示意道。
他们所处位置类似一个盆地,四面的沙壁多多少少起到了聚音效果,而埋伏在地里的九头蛇柏通常会朝音量最大的地方爬来。雨的声势浩大,而那东西正逼近着,场面似乎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
时间不会允许霍道夫犹豫多久,他最后吼了声继续,便一头钻回了车里。





当晚惊雷配闪电,疾风加骤雨,当众人冲进盗洞后,大多数人都瘫倒在地发出一声声哀嚎。
“大家用清水洗洗伤口啊。”黑瞎子这么喊着,朝苏万使了个眼色。
苏万会意,拍了拍黎簇低声道,“follow me”,然后一路小跑窜到了甬道下方。
有手电光照了过来,上方有人喊道,“你俩干啥呢?”
“去放水。”
“不说了你俩不能一起行动吗?来,上来一个。”那伙计见二人都没动,顿时觉得不妙,他几乎立马吼道,“来人啊!要跑了!”
黎簇心中一惊,回身踹向苏万吼道,“跑!”
此时火力已经集中了过来,但又或许是那群人的状态不好和有所顾忌,又或许是甬道的光线问题,使得那些人的火力大都分散了不少。然而二人还是免不了挂彩,黎簇小腿中弹,在一瘸一拐的奔跑之中近乎脱力,他感觉到身后有人迅速逼近,在恐惧感不断壮大的那一刻,他听到了一声仿如天籁的爆破声。
“BOOM!”
他被强势的气流冲出去好几米,一路连摔带滚最终撞上了前面的苏万。




吴邪是学建筑的,他设计好的爆破点一定会造成甬道毁灭性的坍塌,而这甬道是通向青铜门最保险的一条路,这种做法能有效拖延住那帮人的进程,而幸好,自己也取得了相应的信息。
黎簇缓了口气,开始觉得伤口疼得一阵抽搐,“苏万,帮我把子弹取出来。”
“噌”的一声,苏万点燃了一个火折子,那光线不算很亮,黎簇眯了眯眼睛适应后就发现那人也没比自己好到哪去,一样的灰头土脸,他肩膀中弹了往外涌着血。
“嘶……”苏万用止血布压着洞孔又抛给黎簇一大堆瓶瓶罐罐的药道,“我师父还在里面,他不会有事吧?”
黎簇静默了一会道,“咱吴老大说过,他不允许让任何人有事。以前我不信,就冲今天爆破的这个点,我信了。”
苏万手里绑纱布的动作没停,他只想了想,就冲对面那人笑了。




接下的一程路由黎簇带着,二人兜兜转转半天,最终看到吴邪时,那人正坐在一方石头上,叼着烟,百无聊赖似的擦着刀。
吴邪抬起眼,似乎笑了一声,顺手用刀背拍了拍胖子,“瞧见没?老子选的人错得了?”
“那是,天底下的剥削阶级向来喜欢压榨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。”胖子揶揄后向那边问道,“秘密多少?”
“02200059!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!”苏万应了声,几步跑过来给胖子一个熊抱,将一身的火药味血腥味全擦那人身上。
“辛苦了,回去有赏。”吴邪拍了黎簇的脑袋一巴掌,就朝张起灵的方向走去。
那人站在一个巨大的石盘前,面对着星罗密布的墨绿色石头,然后按相应的数字夹走它们,没人知道那个数字为什么对应这个位置,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,然而他觉得熟悉,就像曾埋在记忆深处一般。
他的动作很平稳,当收到最后一步时,整个山体似乎都震动了一下。不远处的护城河中心有个黑影晃动着,黎簇认出来了,竟是那艘鬼船!束缚住它的青铜锁链开始一节节的脱落,河下的暗流推动着整艘巨轮缓慢移动开来。
“上船,带你们体会下什么叫做黄泉路上走,鬼门一日游。”胖子上满了枪膛,往背上一甩,便打头阵进去了。


“这几天张家的人也没消停过,你硬要走我也拦不住你,”吴邪弹了弹烟灰,望着张起灵的背影又道,“如果你留下来……大不了以后爷罩着你。”
张起灵翻查石盘的动作没停,在确认一切无误后,他淡淡的说了句,“跟你走。”之后转身便对上吴邪特别“慈爱”的眼神。

……跟我走?
阿西吧,这是三观的重整还是思想的升华。吴邪觉得心头一热,颇有种自家儿子终于会换尿布了的感觉。
“思密达,麻溜跟上!”吴邪这么朝张起灵喊道,看起来心情不错。

评论(4)

热度(27)